UD

往生焰:

山居客:



蓝湛此人,也就只能如此而已了罢。
看原著时就对忘羡无感,说得难听些,冷面叛逆攻,一撩就跑受。




说含光君光风霁月、超脱尘世,偏偏要给他配一个迷失心智的魏婴。
说蓝忘机心怀天下、端方正直,偏偏要写他因魏婴之故与鬼道之人为伍。
蓝湛从小熟读蓝氏加训,无人不赞他君子如玉、不染污浊。
可若是他无愧于心、清风满袖,偏又还要让他犯上作乱,不惜与仙府相抗,独护魏婴一人。此举往处深究,便是欺师灭祖的大罪。




架空世界里的断袖之风,偏写得可歌可泣,做革命一般歌功颂德。
仍旧感谢墨香铜臭创造江澄一干人物,唯魏婴观音庙前后态度转变之大与蓝湛行事之矛盾无法苟同。
借用太太的话。
好人好景好名字,偏没有一个好故事。




笔端无余愁:







今天跟好友说起,不喜欢蓝二,但是细细想来,多是同人笔下的蓝二引我生厌,归罪于原作未免不妥。








但原作中忘羡二人之感情我不曾为之动容,蓝二情长意重,确实天地可鉴,但他事事以魏婴为先,令我可惜——这句话的意思是,蓝湛重创长辈只是为了回护魏婴,逢乱必出只是不放过任何一个重遇魏婴的机会,魏江二人误会冲突也不加以解释任由二人相斗。








不喜原因之一在于蓝湛行止与人设之相悖。循礼奉教却以下犯上,光风霁月却暗藏私心(往重了说也当得起沽名钓誉),如玉含光却不持中正。








若退一步说,以上种种皆在作者设定之内,那我不喜之因由则在于书中所体现的爱情。








并不是除了爱情便其他事情便一无是处的。若格局小,相聚时吟风弄月别离时伤春悲秋我无话可说;偏偏格局放眼黎民苍生,却弄得意中人心头悬珠珍之宝之,无关事微蚁贱芥不值一提。当真以为宁负天下,不负一人这种故事如此讨喜么?爱情固然珍贵,却不可凌驾于万物之上,角色之塑造,也并不是仅仅在于名号武器的命名及对爱人的痴心与看重。








蓝湛,
有佳号——含光,玉出昆冈;
有好字——忘机,坐闻鸥鹭:
有宝剑——避尘,秋水明珠:
然而可惜,没有一个好故事。





评论

热度(342)

  1. 迟鱼往生焰 转载了此文字
    一众角色剧情塑造最后竟然都是为了那样一对感情服务忠于爱情珍惜爱情自然是好却没有为此就无视背弃其他感情...